返回

剑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陈道友关门待客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陈平安让小米粒敲开门,屋内快步赶来开门的,是个身穿紫色道袍的年轻女冠,她好像是薛天君某位再传弟子的徒弟,如此说来,她是这次造访落魄山五宗道士中,辈分最低的那个了。

    看来飞仙宫的道门规矩,不轻。

    瞧见了门外的一大一小,朱紫绶一愣再愣。

    一愣是终于瞧见了早就如雷贯耳的陈山主,二愣是陈山主脖子里骑着那个黑衣小姑娘。

    这座府邸厅堂那边,瞧见门外的光景,便有几个道士微微皱眉,只是很快就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既然是来落魄山登门做客,主人随便些,不拘小节,他们当客人的,总不好说三道四。

    朱紫绶连忙打了个道门稽首礼,也顾不得看那陈山主是否还礼,她就侧身低下头去,让出道路。

    陈平安跨过门槛,小米粒早就涨红了脸,轻轻拍了拍好人山主的脑袋,陈平安却笑着说不着急。

    陈平安有意无意,稍微放缓脚步,见那朱紫绶没有跟上的迹象,陈平安也就继续前行,走出去十数步,身后年轻女冠才挪步。

    到了堂屋门外,陈平安这才将小米粒放下,朱紫绶犹豫了一下,就等在外边,不曾想那位青衫男子转头,伸出手掌,示意道友先行,朱紫绶这才赧颜且心慌地快步迈过门槛,回到自己最靠门的座位那边站着,陈平安抱拳笑道:“落魄山陈平安,见过诸位道门高真。”

    先前朱紫绶开门的时候,就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身了约莫小半数道士,等到陈平安跨过门槛,与朱紫绶擦肩而过,又有道士纷纷起身,直到陈平安来到堂屋门口,就只剩下一位少年道士依旧坐着不动,是陈平安自报名号的时候,此人才缓缓起身,依旧比所有人慢了一拍,回了个潦草的稽首礼。

    堂屋足够宽阔,摆放十几张椅子还是绰绰有余的,两把椅子还空着,自然是为此山真正主人准备的。

    陈平安笑道:“都不用客气,我们坐下聊。”

    提了提青衫长褂,稍稍露出脚上那双布鞋,陈平安缓缓落座,坐在薛直岁对面,小米粒与那少年道士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陈平安伸手轻轻拍了拍身边小米粒的肩膀,笑着介绍道:“她是我们落魄山的护山供奉,周米粒,暂无道号。所以我下次去中土文庙,会请经生熹平帮她挑个好一点的道号。”

    小米粒一手拽着棉布挎包,一手轻轻挠脸,难为情,真是难为情,她尴尬得桌儿大嘞。ъiqiku

    薛直岁便与那位护山供奉点头致意,说了句客气话,贫道在此预祝周供奉得个美好道号。薛天君再介绍起自己这边的道士。

    许多道士顿时恍然大悟,心想怪不得米裕与那姜尚真,那般厚爱个小姑娘,原来她是位深藏不露的一山供奉。

    越是大宗门大仙府,护山供奉越是地位超然,身份显赫。像那龙虎山天师府内,不就有一位道号炼真的十尾天狐?

    作为祖庭正宗的桃符山,这次来了总计四位道士。一位鹤背峰的修道天才,少年道容的香童,其师尊杨玄宝,她身份极为特殊,前身曾是于玄的开山弟子,兵解转世,被于玄亲自寻回山中,再次收为亲传弟子,故而杨玄宝前后两世都是鹤背峰主人。而性格孤僻的杨玄宝潜心修道两千载,又只收了香童这么一位亲传,所以少年曾经多次跟随师尊,破格去往云梦洞天修道,杨玄宝甚至多次请师尊法驾光临鹤背峰,亲自为香童传授符箓道法。

    所以在桃符山,香童是出了名的辈分高,天资高,眼界高。

    此外桃符山最负盛名的三座相邻山头,一候峰、二候峰、三候峰,名字看似取得马虎,意思却是不小,这次各来一人,梁朝冠,文霞,解姗,一道士两女冠,道龄都不大,年纪轻轻就是峰主候选。

    上宗羽化山,别称“箓山”,这条主要道脉,只来了个名字就叫“丁道士”的青年道士,出身太羹福地,学问驳杂,是公认的山上全才,一学就会,一会就精。

    下宗飞仙宫,宫主薛直岁,道号“值夜”,这位道门天君是于玄六位嫡传之一。所以此次出游,他辈分、境界、身份都是最高,司职护道。薛直岁带了两位,再传弟子鲁壁鱼,鲁壁鱼某位师妹的弟子朱紫绶。

    斗然派,掌律道士王庭芝,带着掌门师兄梅真的两位嫡传弟子,田宫和白凤。

    经纬观只来了一位道士,李睦州,他是垢道人的高徒,跟上任观主赵文敏是师兄弟。

    薛直岁一一介绍他们道脉法统、身份境界的时候,有起身的,有点头的,有微笑的,也有干脆就是闭目养神的。

    其实还有两个年轻道士,只是此刻不在山上,孔鵷,王瓜,一大早就结伴去小镇了。

    薛直岁用上了一张符箓,告知他们陈山主已经亲自登门,结果那俩道士根本没理会。

    薛直岁也没有强求他们赶回集灵峰,孔鵷和王瓜来自羽化山和斗然派的藩属门派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藩属宫观、仙府门派,大概有二十来个,藏龙卧虎,陆地神仙一大把。由此可见,符箓于玄一脉,是何等庞然大物,如何枝繁叶茂。

    陈平安其实早就翻过某位编谱官的那本册子了,不过仍是耐心听过了薛天君的介绍。

    等到薛直岁介绍完毕,笑望向对面的陈山主。

    这才是浩然山上宗门、谱牒修士之间一般意义上的打交道方式。

    陈平安立即跟上言语,微笑开口道:“贵派是几座天下都有所耳闻的道家大宗,我们落魄山只是刚刚有点起色的小门小派。于前辈这次让诸君来此游历,蓬荜生辉,我这个当晚辈的,诚惶诚恐,既怕慢待了诸位道门高真,又怕礼数上用力过猛,反而不美。如果不是闭关才出关,怎么都该亲自去牛角渡将你们接上山的,再摆下一桌宴席,为你们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薛直岁笑道:“哪里当得起陈山主如此兴师动众,我辈道人,幽居山中,潜心修炼,天大地大不如闭关事大,陈山主今天能够拨冗一见,已经让我们很意外之喜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你说一句可曾去过某某山,我说一句去过了,风景相当不错,特色在哪里,别处难得一见。你说一句飞仙宫某某道观的门口石碑如何古迹,我说一句哪里哪里,欢迎陈山主有空去那边拓碑,常年封禁外人摹拓一事,可以无视。总之就是投桃报李,礼尚往来,双方都好。搁陈山主跟薛宫主这么个气氛融洽的聊法,喝酒得续好几杯,品茶得加好几壶开水,才能不口渴。

    那昏昏欲睡强打精神一般的丁道士,在陈平安落座然后开口说话那会儿,稍微搭了一下眼皮子,听着听着,就好像愈发犯困了,缩了缩脖子,略作调整,找了个更舒服的坐姿,或者说是睡姿。

    其实这位太羹福地出身的年轻道士,论真实岁数,不算年轻了,毕竟有了两百年道龄,可如果算上他刚刚跻身的仙人境,就又显得太年轻不过,此人在陈平安进门之前,可以说是最有礼数的道士之一,等到陈平安开口,他反而就觉得无聊了。

    心心念念的落魄山,原来不过如此,心神往之的年轻隐官,亦是俗人一个。

    白走一趟。

    那香童斜坐椅子上,单手托腮,打了个哈欠,好歹没出声。

    白凤百无聊赖,抬起双脚,轻轻磕碰。不晓得王瓜这趟下山,会不会带点好吃的回山,早知道就陪她一起去那槐黄县城了。

    王庭芝,梁朝冠,解姗,他们几个都还好,类似场面,毕竟见多了。

    可能换一个场景,说不定斗然派掌律祖师王庭芝、桃符山一候峰梁朝冠就是率先开口寒暄之人。

    出自二候峰一脉的文霞神采奕奕,自打陈山主现身那一刻起,她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这位青衫男子。

    桃符山,连同其余四宗,再加上那些藩属门派,授箓道士和各家仙裔、杂役们,还有一众附庸宫观庙的常驻道士,怎么都有五六万人之多。就有那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好事者,选出了几个最具风神的丰仪女冠,她就有两个关系极好的羽化山师姐、经纬观师妹,她们就在那榜单上边,都是出了名的大美人,她们一听说自己要来宝瓶洲落魄山,能够见着那个陈平安,两位平时与谁都没个笑脸的女冠,都快疯了,不约而同找到文霞,她们两眼放光,争先恐后,言语絮叨个不停,有位师姐还偷偷交给文霞一把纨扇,说是让她到了落魄山,就偷偷开启镜花水月,若是“凑巧”在路上遇见了那陈平安,最好可以没话找话闲聊几句……她肯定感激涕零,必有重谢!

    犯花痴么,问题是你们至于吗?

    来之前她还不好确定此事,如今近距离瞧见了那个陈平安的作派、嘴脸,文霞就很想告诉那俩花痴,真心不至于。

    只说陈平安劈头盖脸那句开场白,大概是想要给他们来个下马威?什么要给自家护山供奉去文庙、找经生熹平挑个道号……

    听得文霞差点没当场笑出声,她得辛苦忍住,才能不露馅。

    她觉得可笑之余,难免大为失望,这与那种做客一趟桃符山某某峰、就去外边炫耀自己与谁谁相谈甚欢的修士,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记得年少时跟着师父、师叔一起外出游历,路过一座历史悠久的老字号宗门,那位驻颜有术的宗主聊着聊着,便说了句我上次与于道友喝酒,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师父还好,笑着听着就是了。何况对方也不算骗人,确有此事。

    叶师叔当场就起身离席了,一点面子都没给那个仙人。

    问题是就连文霞这个一向不苟言笑、传道极为严苛的叶师叔,叶澹,榜上排第二,仅次于鹤背峰杨玄宝,连她都一并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“卓哉叶处士,皎皎净如练”,说的就是她这位至今还没有道侣、甚至拒绝过数位上五境男子的叶师叔。

    叶澹炼化有一张祖师爷亲自赐下的至宝符箓,说是远古遗物,道法高如祖师于玄,也只是将其炼化到更高一层,传说一经祭出,符出如龙,有那“青绫三万尺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叶师叔吩咐过她,让她到了那座落魄山,看看他是怎样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回到二候峰,记得告知一声。

    在二候峰,只要叶澹愿意说话,可比峰主还管用。文霞当然不敢不当回事,所以这次登山,她比谁都更期待与陈平安见面。

    在那二候峰后山的茂密竹林中,对青山如面壁,美人独倚幽篁。

    女冠幽居,黄卷青灯,窗影幢幢,风过竹林如山鬼喑喑。明明是一处形胜道场,只因为主人的性子太过清冷,常年闭门谢客,却像阴森森鬼宅一般。

    叶师叔在元婴境瓶颈时,曾经去过剑气长城,文霞是知道的,去过战场,被蛮荒妖族偷袭,叶师叔为此身受重伤,她也清楚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是大几百年前的旧事了,照理说,与侥幸担任剑气长城末代隐官的陈平安,没有任何交集才对。

    既然素未蒙面,何必如此重视?

    文霞心中叹息一声,大概是正因为没有见过,清高如叶师叔,才会对陈平安感到好奇吧。

    文霞猜测叶师叔真正在意的,兴许根本不是陈平安这个人,是那地名的剑气长城,是那头衔的隐官?

    果真如此,就可以稍微理解叶师叔的反常举动了。

    田宫双手插袖,看似“目视前方”,安安静静听着陈山主与薛天君的废话,实则道士早已神游万里,双手藏在袖中掐诀不停,不动声色做道门功课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上宗羽化山,是以“汇总天下符箓、力争以量取胜、没有任何缺陷”作为修道宗旨。

    那么下宗之一的斗然派,就是单取一个“攻”字。所有祖师堂秘传符箓,无一例外,都走攻伐一道。

(本章未完,点击进入下一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推荐阅读: 大商监察使、 我在大明长生久视、 大佬归来,假千金她不装了、 拯救宇智波,从掀桌子开始、 我也是异常生物、 三国:从西凉开始,步步为营、 傅爷,你的替嫁新娘是大佬、 恐怖末世:开局先烧十万亿冥钞、 大明:我的姐夫叫朱标、 北宋第一女官、